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宗门问题经过年表    Back to Index

宗门问题经过年表

 

经过

 

1989年之前

 

 

创价学会不断接到有关僧侣专制和不当行为的报告。

 

1989

 

2

 

日莲正宗宣布打算大幅度提高御开扉供养金达43.8%之多。

 

 

3

 

 

 

创价学会池田名誉会长和秋谷会长与第67世日显法主会面,要求日莲正宗取消提高御开扉供养金之决定。

 

7

 

 

日显在福岛市的一间禅寺建立祖先墓碑,并举行法会。

 

1990

 

 

3

 

 

宗门通知创价学会,就敬领御本尊等的各种费用,要求加倍收取。创价学会表示关注,并要求宗门重新考虑。

 

 

7

 

 

在联络会议上,创价学会要求宗门纠正僧侣的腐败堕落的作风,严守纲纪。

 

宗门的高僧开会,密谋“C作战”。

 

 

8

 

 

在日本全国教师指导会上,宗门宣布纲纪和自肃规准,要求全体僧侣彻底执行。

 

10

 

 

开创700年庆赞大法要之际,宗门赠池田名誉会长感谢状。

 

11

 

 

创价学会举行第35回本部干部会,会上演唱贝多芬的“欢乐颂”的合唱部分。

 

 

12

 

 

宗门发出一份包含7个问题的《询问书》给创价学会,指责池田名誉会长批评法主,内容是根据一卷来路不明且不正确的关于池田名誉会长在第35回本部干部会上演讲的录音带。

 

此外,宗门也指责学会在同个会议上演唱贝多芬的“欢乐颂”的合唱部分是在提倡非佛法的教导,故为谤法。

 

宗门修改宗规,擅自罢免池田名誉会长的总讲头(即日莲正宗所有俗家组织的指导者)以及秋谷会长和好几位创价学会的大干部之大讲头的职责。

 

 

 

创价学会要求对话屡次遭拒,遂向宗门提出《抗议书》,指出录音带有误。

 

 

1991

 

 

1

 

 

 

 

 

 

 

当时的日莲正宗海外部书记福田毅道以私人传真函传送至SGI事务局,内容暴露了“C作战”的存在。

 

宗门承认录音带有误,撤回其中4个问题。其余的问题也显示是根据断章取义或曲解而成的。尽管如此,宗门坚持实行计划,将池田名誉会长的总讲头和其他多位大干部的大讲头的职位罢免。

 

 

3

 

宗门发出一份公报,废止池田名誉会长给予海外俗家弟子信心指导的责任,然后,再以书信通知所有SGI组织。这意味着宗门在海外国家开始展开檀徒运动(檀徒是指隶属于总本山的信徒)。

 

 

5

 

 

废止所有创价学会和SGI的会员参加登山会,同时拉拢学会员脱离创价学会和SGI

 

 

10

 

 

创价学会和SGI发起日显法主退座请愿运动。

 

11

 

 

 

 

宗门先向学会发出《解散劝告书》,后又发出《破门通告书》。

 

宗门发表停止授予御本尊给学会员的决定。

 

 

12

 

日显法主拒收创价学会递交的全世界16249638人的法主退座要求连署书。

 

 

1992

 

2

 

 

 

7名僧侣,包括6名住职和1名助理住职宣布脱离宗门,并成立“日莲正宗忧宗护法同盟”,致力于改革宗门。

 

 

3

 

 

 

10名青年僧侣向日显法主递交“离山通知书”,并成立“日莲正宗青年僧侣改革同盟”。

 

6

 

“西雅图事件”被揭发。《创价新报》报道这起发生在1963年,当日显在为美国西雅图当地的学会员举行御本尊出张御受戒期间的事件。当年充当日显的通译员的美国妇人部员克洛太太透露当时她被召去警署时,发现日显牵涉到招妓的问题。事后多年她一直保持缄默。日显对此事件矢口否认,而且公开叫克洛太太做骗子。他自称自己甚至不曾踏出饭店半步。

 

 

7

 

 

宗门对池田名誉会长进行“信徒除名”处分。

 

9

 

 

克洛太太向美国地方法庭起诉日显一伙毁损名誉。

 

10

 

 

又一名僧侣,已故第66世法主日达上人的次子向日显递交“离山通知书”,内容提及日显当年曾对他说自己曾离开酒店,到外头喝酒。

 

 

11

 

《创价新报》刊登日显被艺妓围住作乐的照片。

 

宗门在韩国将非法所建的寺院伪装成一所福利设施。当地居民在发觉真相后,发起抗议行动。韩国媒体大幅度报道这起事件。

 

 

12

 

富士宫警署以大石寺墓园内非法设置约1350座的墓地,而将墓地的主事者,即大石寺和日显移送法办。

 

 

1993

 

9

 

创价学会在第70回本部干部会上,发布将由学会授予第26世法主日宽上人书写的御本尊。此决定受到“日莲正宗忧宗护法同盟”和“日莲正宗青年僧侣改革同盟”的支持。

 

宗门声称创价学会授予的御本尊是假的。

 

 

11

 

关于伪装寺院事件,韩国当局全面取消宗门的变更用途为宗教设施案。

 

 

12

 

 

宗门以西雅图事件有损名誉,向东京地方法庭控告创价学会。

 

1994

 

4

 

大石寺不法扔弃大量遗骨事件被发觉。遗骨是已故者的家属与宗门之间合法的协议下交托给宗门保管的。后来,许多日莲正宗寺院也被发觉同样不当的做法。这些家属纷纷起诉宗门及其寺院。

 

 

7

 

大石寺发行的《平成新编日莲大圣人御书》被发觉其中失误达900处。

 

3名宗门僧侣因在韩国违反“外为法”而被判有罪。他们是为了建寺院而非法携带巨款入境。

 

 

8

 

 

日显法主自动宣布“西雅图事件如果是真的,我立即辞职”的退座宣言。

 

1995

 

6

 

日莲正宗允许现任日莲宗(被日莲正宗指为背离日莲大圣人佛法的宗派)第48代管长等人参谒大石寺。

 

 

8

 

日显法主宣布拆毁大客殿。那是创价学会的诚恳供养所建成的。宗门无视创价学会的抗议。

 

 

9

 

日显180度改变以往的主张,坦承确实有离开过在西雅图的饭店,到外头去喝酒。

 

克洛太太出庭供证。宗门的代表律师企图推翻克洛太太的证言不遂。

 

 

1996

 

3

 

大客殿彻底被拆毁。

 

 

4

 

日显法主举行新客殿动工典礼。

 

910

 

西雅图事件审判。曾在1963年事发现场的前任警官史普林先生以目击证人的身份,在东京地方法庭作证。日显的代表律师推翻这位关键性证人的证词不遂。史普林先生的证词大大加强了克洛太太的供词。

 

另一位在现场的西雅图警官梅里先生向法庭提呈一份当年的裁决,这加强了克洛太太和史普林先生的证词。

 

事情的发展进一步加强了西雅图事件真实性的证据。

 

 

1997

 

 

 

8

 

日显法主在一个特别的讲习会上,宣称自己相等于本佛日莲大圣人。

 

 

9

 

东京地方法庭裁定传唤日显法主出庭应讯由他起诉创价学会和池田会长的诉讼案。

 

30名身延宗(向来被日莲正宗指为谤法宗)的僧侣被允许参谒大石寺。

 

宗门发出通告,通知全体学会员必须在199711月脱离创价学会和SGI,否则将被剥夺信徒资格。

 

 

12

 

日显法主赴东京地方法庭应讯。

 

 

1998

 

2

 

日显法主第二次出庭,供词颠三倒四,前后矛盾。

 

3名日莲正宗僧侣作为先遣队到非洲的加纳筹备寺院开幕时,遭到当地警方盘问一小时。盘问是因当地媒体对日莲正宗在日本和其他国家所进行的可疑活动作了许多负面的报道而起。由于这个演变,日显取消了访问加纳的计划。

 

 

4

 

宗门发出通告,要将大御本尊由正本堂迁到奉安殿。

 

宗门发出通告,预计将耗资6000万新元拆毁正本堂。

 

 

5

 

日莲正宗僧侣,也是日显的高徒后藤信和涉嫌与两名14岁的少女发生关系,为此触犯静冈县青少年条例。

 

宗门发表通知关于后藤被逮捕和认罪之事。

 

经过6年半的官司,巴西的一个法庭判日莲正宗企图非法占据一座属于巴西SGI会员们的建筑,日莲正宗的僧侣和他们的信徒被驱逐出该建筑。

 

 

6

 

后藤信和第二次被捕,这次是涉嫌强奸一名16岁少女。

 

宗门发表通知,把后藤信和逐出宗门,以及日显断决和他的师弟关系。

 

 

7

 

阿根廷的宗教事务部决议把日莲正宗在当地的组织除名。有关除名的决议表示今后将禁止日莲正宗在阿根廷的一切宗教活动。

 

这项决定是基于两个理由:

 

1)驻在阿根廷的日莲正宗僧侣在其当地的机关报上刊登说话,指诺贝尔得奖人特丽莎修女是将人引入地狱的魔。这番话被当地的媒体广泛报道,进而演变为一个社会问题。

 

2)日莲正宗在未经有关当局允许之下,在当地设置布教所。

 

该名日莲正宗僧侣遭驱逐出境。

 

12

 

 

宗门宣布将预计耗资1亿零400万新元在正本堂原址建一座新的奉安堂。

 

一名法华讲员(宗门的信徒)在东京地方法庭告一名日莲正宗僧侣欺骗。该名僧侣曾答应若他能捐献300万日元,便委任他为干部,可是事后并无遵守诺言,这名法华讲员于是向警方报案。

 

1999

4

隶属日莲正宗、位于千叶县的报恩寺发表一份脱离通知书。这份由该寺院笠松介道住职以及3名俗家领导代表所署名的公开信中,宣布该寺院打算脱离日莲正宗总本山。信中提出脱离日莲正宗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日莲正宗修行的是“法主崇拜”,以及它已变成一个“真实的信心不复存在,强制人做事之地”。笠松介道住职是第66世日达上人的弟子。

 

7

199977日号的忧宗护法同盟的刊物《同盟通信》揭发在1978年,当日显还是教学部长的时候,曾经在一次与日莲正宗的一名高僧河边慈笃面谈之际,称大御本尊是伪造的。由河边慈笃记录的当时日显的说话内容的《河边笔记》被公布在同一期的《同盟通信》上。

     

 

8

广岛三次市的善听寺的藤田住持宣布脱离日莲正宗,理由是日显谤法大御本尊。

 

善听寺藤田住持在“脱离通知”中指出在获悉日显称大御本尊为伪造物的大邪义之后,决定脱离日莲正宗。他确信宗门内已经没有正义。他说明脱离的根本理由是要履行僧侣的责任,严厉呵责日显。

 

他也揭发日显所犯的种种错误,诸如突然在去年4月将大御本尊迁座,以及拆毁正本堂等,都是宗门极度恶毒的阴谋。他强烈要求日显尽快退座。他进一步指出,尽管宗门问题发生了大约10年,却仍然继续蓬勃发展的SGI学会里,才存有大圣人佛法的正义。

 

12

东京地方法庭粉碎了日莲正宗所声称的日显与一群艺妓合拍的照片一事乃伪造之说法。东京地方法庭下判,撤销日莲正宗要创价学会公开道歉及创价学会禁用日显与艺妓合派的照片的要求。

 

 

 

2000

 

 

3

经过将近7年的27场审讯,西雅图事件诉讼案最后审判,东京地方法院的3名法官判决日显在1963320日凌晨在西雅图曾要一名妓女让他拍她的裸照,还有和妓女发生性行为,以及因付酬劳的问题跟妓女发生争执的报道全属实。

 

东京地方法院在2000321日发表的长达250页的判决中有一部分说,法院在评论了日显的四次证言之后,“无法相信阿部的证言。”

 

首席法官下田文男说明西雅图事件之所以涉及公益问题时,说:“西雅图事件的真相如何是关系到日显能否胜任宗门最高指导者的重大前提。日显本人也曾表示如果此一事件属实,他将辞去法主一职。由此可见,本事件实是一关系到公众利益的重要问题。”

 

4

平泽太太是已故法华讲联合会初代委员长平泽益吉氏的夫人。她在422日写了以下这封信给阿部日显法主,谴责他导致日莲正宗的衰落。平泽太太引述日显的恶行,包括破坏大客殿、拆毁正本堂、西雅图事件,及挥霍无度的奢侈生活,说这一切在在显示法主的堕落和腐败。

 

5

日莲正宗僧侣在加纳触犯当地法律。当地的法庭判决宗门须付100塞迪万作为对非法侵入的赔偿,另外150万塞迪偿还损失。这起事件分别以半版的篇幅刊登在Daily Graphic和四分之一版的篇幅刊登在Ghanaian Times.(加纳销量最大的报纸)

 

加纳首都阿克拉的法庭判决一个根源于日本的叫做日莲正宗的佛教宗派之寺院所在之土地为Beatrice Oyoe Quatey  太太所拥有。法庭也谕令辩方永远不得与那块土或土地的任何一部分有任何关系。法庭谕令辩方赔偿100万塞迪给Beatrice Oyoe Quatey太太,作为非法侵入她的土地。此外也得付150万塞迪的损失。法庭说辩方也承认当他们在开发那块土地时,Beatrice Oyoe Quatey太太曾因他们非法侵入她的土地而阻止他们这样做,可是他们置之不理,于是这件事便被呈交给Amasaman地方立法机构处理。

 

7

718日脱离宗门的石田演道法师在过去三年任日莲正宗宗务院海外部主任之时,在日莲正宗国际发展上与尾林广德海外部长曾合作密切。

 

他在致日显的《脱离宗门书》中要日显为总本山大石寺的衰落负起全部责任,并说:“大石寺之富士清流已枯竭,开宗二祖之精神亦早已荡然无存”,而“那‘元凶’正是,出自一己之嫉妒(编注:指对池田会长)而破和合僧,且只贪图信徒供养之日显猊下。”石田法师也指出日显对亚洲及南美的寺院运营及当地信徒的信仰等事毫不在意。

 

石田法师称日显为阻碍广宣流布的“僭圣增上慢”,并列举西雅图事件、拆毁正本堂和日显拥有的几栋豪宅,以证明法主的堕落。他也表示“要与一千万有正确信心的信徒们一同站立起来采取正义的行动,方是真正回归富士清流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