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宗门问题经过年表    Back to Index
第四章 日莲大圣人所说的真实之僧和邪僧

穿上袈裟的剃度的日莲正宗僧侣是否自动就有资格作为一个真实的僧侣,正确地修行日莲大圣人的佛法呢?又或者我们应该以他们的言谈举止来加以衡量呢?要作出如此重要的判断,肯定后者会更为明智和正确。日莲大圣人本身就以慈悲、谦逊的举止,为真实之僧定下了准绳。此外,本佛日莲大圣人也在御书中说出我们如何能区别僧侣的正邪。

真实之僧的行为

《覆曾谷书其一》(别名:“成佛用心抄”)

“是故须知,唯以正直、少欲知足之僧,方为真实之僧。文句之一云:‘既未发真,惭第一义天,愧诸圣人,即是有羞僧。观慧若发,即真实僧。’” (御书1097页)

《法华初心成佛抄》

“所谓的良师,是指没有什么世间的过错,毫不趋炎附势,欲望少而知道满足,有慈悲心的僧侣,又是遵照经文,读诵、受持《法华经》,并且劝人受持的僧侣。佛曾赞美这种人是所有僧侣中,第一贤良的法师。”(《日莲大圣人白话御书》第1册,257页)

《崇峻天皇书》(别名:“三种财宝御书”)

“释尊一生所说教义的精髓是《法华经》,《法华经》修行的精髓在不轻品。不轻菩萨礼敬世人是在讲什么事呢?教主释尊的出世本怀,就在教导做人的道理。千万要记住!贤明的称为人,愚昧的就叫做畜生。” (《日莲大圣人御书白话选集》第13册,301页)


邪僧的行为

《立正安国论》

“可是,这些法师却已变得谄曲,迷惑人伦,……《仁王经》说:‘诸恶比丘,多求名利,于国王、太子、王子前,自说破佛法因缘、破国因缘。’……《法华经》说:‘恶世中比丘,邪智心谄曲,未得谓为得,我慢心充满。……贪着利养故,与白衣说法,为世所恭敬,如六通罗汉。’

《涅盘经》说:‘……当有比丘,似像持律,少读诵经,贪嗜饮食,长养其身,虽着袈裟,犹如猎师,细视徐行,如猫伺鼠。常唱是言,我得罗汉。外现贤善,内怀贪嫉,……实非沙门,现沙门像,邪见炽盛,诽谤正法。’由这些经文来察看世间,确实如经文所说一样。”

《覆松野书其一》(别名:“十四诽谤抄”)

“有幸出家,学习佛法而不责谤法,终日徒事游戏杂谈者,是着法师皮之畜生也。虽藉法师之名渡世养身,一无法师之义,是盗取法师名字之窃贼也。可耻!可耻!” (御书1459页)

致新池书

“口诵此经,手持经卷者亦夥矣。然苟背于经心,则难免于恶道。”

“邪智心之法师等,是格外之敌。”

“不可徒依贵僧、高僧,虽为贱者,若知得此经之义者,礼拜供养之如生身如来可也,此是经文所说。” (御书1517页)

《佐渡书》

“外道及恶人很难破坏如来所说的正法,一定是要佛弟子们才能破坏佛法,正如所谓的“寄生在师子身中的虫,噬食师子。”(《日莲大圣人白话御书》第1册,316页)

“《般泥洹经》说:‘在将来的世间,会有假装披着袈裟,在佛法中,好像出家志向佛道,其实怠惰修行,不求精进,诽谤这些大乘经典的人出现。” (《日莲大圣人白话御书第1册》,318页)

《撰时抄》

“这些经文都说出,在所谓正法的强敌中,比起恶王、恶臣,比起外道、魔王,甚至比起破戒的僧侣;在持戒有智的大僧之中更存在着大谤法的人。因此,妙乐大师有:‘第三最甚,以后后者转难识故’等说话。” (香港白话版《日莲大圣人御书全集》第一卷第22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