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宗門問題經過年表    Back to Index

宗門問題經過年表

 

經過

 

1989年之前

 

 

創價學會不斷接到有關僧侶專制和不當行為的報告。

 

1989

 

2

 

日蓮正宗宣布打算大幅度提高御開扉供養金達43.8%之多。

 

 

3

 

 

 

創價學會池田名譽會長和秋谷會長與第67世日顯法主會面,要求日蓮正宗取消提高御開扉供養金之決定。

 

7

 

 

日顯在福島市的一間禪寺建立祖先墓碑,併舉行法會。

 

1990

 

 

3

 

 

宗門通知創價學會,就敬領御本尊等的各種費用,要求加倍收取。創價學會表示關注,併要求宗門重新考慮。

 

 

7

 

 

在聯絡會議上,創價學會要求宗門糾正僧侶的腐敗墮落的作風,嚴守綱紀。

 

宗門的高僧開會,密謀“C作戰”。

 

 

8

 

 

在日本全國教師指導會上,宗門宣布綱紀和自肅規准,要求全體僧侶徹底執行。

 

10

 

 

開創700年慶贊大法要之際,宗門贈池田名譽會長感謝狀。

 

11

 

 

創價學會舉行第35回本部幹部會,會上演唱貝多芬的“歡樂頌”的合唱部分。

 

 

12

 

 

宗門發出一份包含7個問題的《詢問書》給創價學會,指責池田名譽會長批評法主,內容是根據一卷來路不明且不正確的關於池田名譽會長在第35回本部幹部會上演講的錄音帶。

 

此外,宗門也指責學會在同個會議上演唱貝多芬的“歡樂頌”的合唱部分是在提倡非佛法的教導,故為謗法。

 

宗門修改宗規,擅自罷免池田名譽會長的總講頭(即日蓮正宗所有俗家組織的指導者)以及秋谷會長和好幾位創價學會的大幹部之大講頭的職責。

 

 

 

創價學會要求對話屢次遭拒,遂向宗門提出《抗議書》,指出錄音帶有誤。

 

 

1991

 

 

1

 

 

 

 

 

 

 

當時的日蓮正宗海外部書記福田毅道以私人傳真函傳送至SGI事務局,內容暴露了“C作戰”的存在。

 

宗門承認錄音帶有誤,撤回其中4個問題。其餘的問題也顯示是根據斷章取義或曲解而成的。儘管如此,宗門堅持實行計劃,將池田名譽會長的總講頭和其他多位大幹部的大講頭的職位罷免。

 

 

3

 

宗門發出一份公報,廢止池田名譽會長給予海外俗家弟子信心指導的責任,然後,再以書信通知所有SGI組織。這意味著宗門在海外國家開始展開檀徒運動(檀徒是指隸屬於總本山的信徒)。

 

 

5

 

 

廢止所有創價學會和SGI的會員參加登山會,同時拉攏學會員脫離創價學會和SGI

 

 

10

 

 

創價學會和SGI發起日顯法主退座請願運動。

 

11

 

 

 

 

宗門先向學會發出《解散勸告書》,後又發出《破門通告書》。

 

宗門發表停止授予御本尊給學會員的決定。

 

 

12

 

日顯法主拒收創價學會遞交的全世界16249638人的法主退座要求連署書。

 

 

1992

 

2

 

 

 

7名僧侶,包括6名住職和1名助理住職宣布脫離宗門,併成立“日蓮正宗憂宗護法同盟”,致力於改革宗門。

 

 

3

 

 

 

10名青年僧侶向日顯法主遞交“離山通知書”,併成立“日蓮正宗青年僧侶改革同盟”。

 

6

 

“西雅圖事件”被揭發。《創價新報》報道這起發生在1963年,當日顯在為美國西雅圖當地的學會員舉行御本尊出張御受戒期間的事件。當年充當日顯的通譯員的美國婦人部員克洛太太透露當時她被召去警署時,發現日顯牽涉到招妓的問題。事後多年她一直保持緘默。日顯對此事件矢口否認,而且公開叫克洛太太做騙子。他自稱自己甚至不曾踏出飯店半步。

 

 

7

 

 

宗門對池田名譽會長進行“信徒除名”處分。

 

9

 

 

克洛太太向美國地方法庭起訴日顯一伙毀損名譽。

 

10

 

 

又一名僧侶,已故第66世法主日達上人的次子向日顯遞交“離山通知書”,內容提及日顯當年曾對他說自己曾離開酒店,到外頭喝酒。

 

 

11

 

《創價新報》刊登日顯被藝妓圍住作樂的照片。

 

宗門在韓國將非法所建的寺院偽裝成一所福利設施。當地居民在發覺真相後,發起抗議行動。韓國媒體大幅度報道這起事件。

 

 

12

 

富士宮警署以大石寺墓園內非法設置約1350座的墓地,而將墓地的主事者,即大石寺和日顯移送法辦。

 

 

1993

 

9

 

創價學會在第70回本部幹部會上,發布將由學會授予第26世法主日寬上人書寫的御本尊。此決定受到“日蓮正宗憂宗護法同盟”和“日蓮正宗青年僧侶改革同盟”的支持。

 

宗門聲稱創價學會授予的御本尊是假的。

 

 

11

 

關於偽裝寺院事件,韓國當局全面取消宗門的變更用途為宗教設施案。

 

 

12

 

 

宗門以西雅圖事件有損名譽,向東京地方法庭控告創價學會。

 

1994

 

4

 

大石寺不法扔棄大量遺骨事件被發覺。遺骨是已故者的家屬與宗門之間合法的協議下交托給宗門保管的。後來,許多日蓮正宗寺院也被發覺同樣不當的做法。這些家屬紛紛起訴宗門及其寺院。

 

 

7

 

大石寺發行的《平成新編日蓮大聖人御書》被發覺其中失誤達900處。

 

3名宗門僧侶因在韓國違反“外為法”而被判有罪。他們是為了建寺院而非法攜帶巨款入境。

 

 

8

 

 

日顯法主自動宣布“西雅圖事件如果是真的,我立即辭職”的退座宣言。

 

1995

 

6

 

日蓮正宗允許現任日蓮宗(被日蓮正宗指為背離日蓮大聖人佛法的宗派)第48代管長等人參謁大石寺。

 

 

8

 

日顯法主宣布拆毀大客殿。那是創價學會的誠懇供養所建成的。宗門無視創價學會的抗議。

 

 

9

 

日顯180度改變以往的主張,坦承確實有離開過在西雅圖的飯店,到外頭去喝酒。

 

克洛太太出庭供證。宗門的代表律師企圖推翻克洛太太的證言不遂。

 

 

1996

 

3

 

大客殿徹底被拆毀。

 

 

4

 

日顯法主舉行新客殿動工典禮。

 

 

910

 

西雅圖事件審判。曾在1963年事發現場的前任警官史普林先生以目擊證人的身份,在東京地方法庭作證。日顯的代表律師推翻這位關鍵性證人的證詞不遂。史普林先生的證詞大大加強了克洛太太的供詞。

 

另一位在現場的西雅圖警官梅里先生向法庭提呈一份當年的裁決,這加強了克洛太太和史普林先生的證詞。

 

事情的發展進一步加強了西雅圖事件真實性的證據。

 

 

1997

 

 

 

8

 

日顯法主在一個特別的講習會上,宣稱自己相等於本佛日蓮大聖人。

 

 

9

 

東京地方法庭裁定傳喚日顯法主出庭應訊由他起訴創價學會和池田會長的訴訟案。

 

30名身延宗(向來被日蓮正宗指為謗法宗)的僧侶被允許參謁大石寺。

 

宗門發出通告,通知全體學會員必須在199711月脫離創價學會和SGI,否則將被剝奪信徒資格。

 

 

12

 

日顯法主赴東京地方法庭應訊。

 

 

1998

 

2

 

日顯法主第二次出庭,供詞顛三倒四,前後矛盾。

 

3名日蓮正宗僧侶作為先遣隊到非洲的加納籌備寺院開幕時,遭到當地警方盤問一小時。盤問是因當地媒體對日蓮正宗在日本和其他國家所進行的可疑活動作了許多負面的報道而起。由於這個演變,日顯取消了訪問加納的計劃。

 

 

4

 

宗門發出通告,要將大御本尊由正本堂遷到奉安殿。

 

宗門發出通告,預計將耗資6000萬新元拆毀正本堂。

 

 

5

 

日蓮正宗僧侶,也是日顯的高徒後藤信和涉嫌與兩名14歲的少女發生關係,為此觸犯靜岡縣青少年條例。

 

宗門發表通知關於後藤被逮捕和認罪之事。

 

經過6年半的官司,巴西的一個法庭判日蓮正宗企圖非法占據一座屬於巴西SGI會員們的建築,日蓮正宗的僧侶和他們的信徒被驅逐出該建築。

 

 

6

 

後藤信和第二次被捕,這次是涉嫌強姦一名16歲少女。

 

宗門發表通知,把後藤信和逐出宗門,以及日顯斷決和他的師弟關係。

 

 

7

 

阿根廷的宗教事務部決議把日蓮正宗在當地的組織除名。有關除名的決議表示今後將禁止日蓮正宗在阿根廷的一切宗教活動。

 

這項決定是基於兩個理由:

 

1)駐在阿根廷的日蓮正宗僧侶在其當地的機關報上刊登說話,指諾貝爾得獎人特麗莎修女是將人引入地獄的魔。這番話被當地的媒體廣泛報道,進而演變為一個社會問題。

 

2)日蓮正宗在未經有關當局允許之下,在當地設置布教所。

 

該名日蓮正宗僧侶遭驅逐出境。

 

12

 

 

宗門宣布將預計耗資1億零400萬新元在正本堂原址建一座新的奉安堂。

 

一名法華講員(宗門的信徒)在東京地方法庭告一名日蓮正宗僧侶欺騙。該名僧侶曾答應若他能捐獻300萬日元,便委任他為幹部,可是事後併無遵守諾言,這名法華講員於是向警方報案。

 

1999

4

隸屬日蓮正宗、位於千葉縣的報恩寺發表一份脫離通知書。這份由該寺院笠松介道住職以及3名俗家領導代表所署名的公開信中,宣布該寺院打算脫離日蓮正宗總本山。信中提出脫離日蓮正宗的主要原因是由於日蓮正宗修行的是“法主崇拜”,以及它已變成一個“真實的信心不復存在,強制人做事之地”。笠松介道住職是第66世日達上人的弟子。

 

7

199977日號的憂宗護法同盟的刊物《同盟通信》揭發在1978年,當日顯還是教學部長的時候,曾經在一次與日蓮正宗的一名高僧河邊慈篤面談之際,稱大御本尊是偽造的。由河邊慈篤記錄的當時日顯的說話內容的《河邊筆記》被公布在同一期的《同盟通信》上。

     

 

8

廣島三次市的善聽寺的藤田住持宣布脫離日蓮正宗,理由是日顯謗法大御本尊。

 

善聽寺藤田住持在“脫離通知”中指出在獲悉日顯稱大御本尊為偽造物的大邪義之後,決定脫離日蓮正宗。他確信宗門內已經沒有正義。他說明脫離的根本理由是要履行僧侶的責任,嚴厲呵責日顯。

 

他也揭發日顯所犯的種種錯誤,諸如突然在去年4月將大御本尊遷座,以及拆毀正本堂等,都是宗門極度惡毒的陰謀。他強烈要求日顯盡快退座。他進一步指出,儘管宗門問題發生了大約10年,卻仍然繼續蓬勃發展的SGI學會里,才存有大聖人佛法的正義。

 

12

東京地方法庭粉碎了日蓮正宗所聲稱的日顯與一群藝妓合拍的照片一事乃偽造之說法。東京地方法庭下判,撤銷日蓮正宗要創價學會公開道歉及創價學會禁用日顯與藝妓合派的照片的要求。

 

 

 

2000

 

 

3

 

經過將近7年的27場審訊,西雅圖事件訴訟案最後審判,東京地方法院的3名法官判決日顯在1963320日凌晨在西雅圖曾要一名妓女讓他拍她的裸照,還有和妓女發生性行為,以及因付酬勞的問題跟妓女發生爭執的報道全屬實。

 

東京地方法院在2000321日發表的長達250頁的判決中有一部分說,法院在評論了日顯的四次證言之後,“無法相信阿部的證言。”

 

首席法官下田文男說明西雅圖事件之所以涉及公益問題時,說:“西雅圖事件的真相如何是關係到日顯能否勝任宗門最高指導者的重大前提。日顯本人也曾表示如果此一事件屬實,他將辭去法主一職。由此可見,本事件實是一關係到公眾利益的重要問題。”

 

4

平澤太太是已故法華講聯合會初代委員長平澤益吉氏的夫人。她在422日寫了以下這封信給阿部日顯法主,譴責他導致日蓮正宗的衰落。平澤太太引述日顯的惡行,包括破壞大客殿、拆毀正本堂、西雅圖事件,及揮霍無度的奢侈生活,說這一切在在顯示法主的墮落和腐敗。

 

5

日蓮正宗僧侶在加納觸犯當地法律。當地的法庭判決宗門須付100塞迪萬作為對非法侵入的賠償,另外150萬塞迪償還損失。這起事件分別以半版的篇幅刊登在Daily Graphic和四分之一版的篇幅刊登在Ghanaian Times.(加納銷量最大的報紙)

 

加納首都阿克拉的法庭判決一個根源於日本的叫做日蓮正宗的佛教宗派之寺院所在之土地為Beatrice Oyoe Quatey  太太所擁有。法庭也諭令辯方永遠不得與那塊土或土地的任何一部分有任何關係。法庭諭令辯方賠償100萬塞迪給Beatrice Oyoe Quatey太太,作為非法侵入她的土地。此外也得付150萬塞迪的損失。法庭說辯方也承認當他們在開發那塊土地時,Beatrice Oyoe Quatey太太曾因他們非法侵入她的土地而阻止他們這樣做,可是他們置之不理,於是這件事便被呈交給Amasaman地方立法機構處理。

 

7

718日脫離宗門的石田演道法師在過去三年任日蓮正宗宗務院海外部主任之時,在日蓮正宗國際發展上與尾林廣德海外部長曾合作密切。

 

他在致日顯的《脫離宗門書》中要日顯為總本山大石寺的衰落負起全部責任,併說:“大石寺之富士清流已枯竭,開宗二祖之精神亦早已蕩然無存”,而“那‘元凶’正是,出自一己之嫉妒(編注:指對池田會長)而破和合僧,且只貪圖信徒供養之日顯猊下。”石田法師也指出日顯對亞洲及南美的寺院運營及當地信徒的信仰等事毫不在意。

 

石田法師稱日顯為阻礙廣宣流布的“僭聖增上慢”,併列舉西雅圖事件、拆毀正本堂和日顯擁有的幾棟豪宅,以証明法主的墮落。他也表示“要與一千萬有正確信心的信徒們一同站立起來采取正義的行動,方是真正回歸富士清流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