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宗門問題經過年表    Back to Index
第四章 日蓮大聖人所說的真實之僧和邪僧

穿上袈裟的剃度的日蓮正宗僧侶是否自動就有資格作為一個真實的僧侶,正確地修行日蓮大聖人的佛法呢?又或者我們應該以他們的言談舉止來加以衡量呢?要作出如此重要的判斷,肯定後者會更為明智和正確。日蓮大聖人本身就以慈悲、謙遜的舉止,為真實之僧定下了準繩。此外,本佛日蓮大聖人也在御書中說出我們如何能區別僧侶的正邪。

真實之僧的行為

《覆曾谷書其一》(別名:“成佛用心抄”)

“是故須知,唯以正直、少欲知足之僧,方為真實之僧。文句之一雲:‘既未發真,慚第一義天,愧諸聖人,即是有羞僧。觀慧若發,即真實僧。’” (御書1097頁)

《法華初心成佛抄》

“所謂的良師,是指沒有什麼世間的過錯,毫不趨炎附勢,慾望少而知道滿足,有慈悲心的僧侶,又是遵照經文,讀誦、受持《法華經》,並且勸人受持的僧侶。佛曾讚美這種人是所有僧侶中,第一賢良的法師。”(《日蓮大聖人白話御書》第1冊,257頁)

《崇峻天皇書》(別名:“三種財寶御書”)

“釋尊一生所說教義的精髓是《法華經》,《法華經》修行的精髓在不輕品。不輕菩薩禮敬世人是在講什麼事呢?教主釋尊的出世本懷,就在教導做人的道理。千萬要記住!賢明的稱為人,愚昧的就叫做畜生。” (《日蓮大聖人御書白話選集》第13冊,301頁)


邪僧的行為

《立正安國論》

“可是,這些法師卻已變得諂曲,迷惑人倫,……《仁王經》說:‘諸惡比丘,多求名利,於國王、太子、王子前,自說破佛法因緣、破國因緣。’……《法華經》說:‘惡世中比丘,邪智心諂曲,未得謂為得,我慢心充滿。……貪著利養故,與白衣說法,為世所恭敬,如六通羅漢。’

《涅槃經》說:‘……當有比丘,似像持律,少讀誦經,貪嗜飲食,長養其身,雖著袈裟,猶如獵師,細視徐行,如貓伺鼠。常唱是言,我得羅漢。外現賢善,內懷貪嫉,……實非沙門,現沙門像,邪見熾盛,誹謗正法。’由這些經文來察看世間,確實如經文所說一樣。”

《覆松野書其一》(別名:“十四誹謗抄”)

“有幸出家,學習佛法而不責謗法,終日徒事遊戲雜談者,是著法師皮之畜生也。雖藉法師之名渡世養身,一無法師之義,是盜取法師名字之竊賊也。可恥!可恥!” (御書1459頁)

致新池書

“口誦此經,手持經卷者亦夥矣。然苟背於經心,則難免於惡道。”

“邪智心之法師等,是格外之敵。”

“不可徒依貴僧、高僧,雖為賤者,若知得此經之義者,禮拜供養之如生身如來可也,此是經文所說。” (御書1517頁)

《佐渡書》

“外道及惡人很難破壞如來所說的正法,一定是要佛弟子們才能破壞佛法,正如所謂的“寄生在師子身中的蟲,噬食師子。”(《日蓮大聖人白話御書》第1冊,316頁)

“《般泥洹經》說:‘在將來的世間,會有假裝披著袈裟,在佛法中,好像出家志向佛道,其實怠惰修行,不求精進,誹謗這些大乘經典的人出現。” (《日蓮大聖人白話御書第1冊》,318頁)

《撰時抄》

“這些經文都說出,在所謂正法的強敵中,比起惡王、惡臣,比起外道、魔王,甚至比起破戒的僧侶;在持戒有智的大僧之中更存在著大謗法的人。因此,妙樂大師有:‘第三最甚,以後後者轉難識故’等說話。” (香港白話版《日蓮大聖人御書全集》第一卷第221頁)